HI,下午好,欢迎来到微信公众号转让!
24小时服务热线: 4000-163-301
请扫码咨询

新闻动态

NEWS CENTER

重启2020,我们还能“多快好省”地点外卖吗?

2020-02-04

本狐所在的小区,已经开始将外卖小哥拦截在大门外。经历了一次步行五分钟的取餐行动之后,只会“烧开水泡面”一道拿手菜的我,也不得不奔赴到超市,购买了两天的素材尝试自己下厨(此处感恩北京市春节供给体系,没有发生断粮危机)。

说到外卖,在过去几年的时间里,已经成为渗透进城市年轻人生活血液的必需品。甚至当外卖小哥的蓝黄阅兵方阵行驶过天安门时,弹幕里纷纷发出了“我的救命恩人来了”的亲切呼唤。

配送费廉宜、时效快、服务态度好的外卖服务,也难免在春季档,遭遇了返乡过年与疫情控制的双重打击,而短暂淡出肥宅的视野。

这不由地让我开始揣测,依靠“中国(劳动力)红利”而维系运营的外卖O2O平台,好日子到底还能持续多久呢?


纵使重启2020,人口红利驱动的外卖平台也不容乐观

疫情的出现让绝大多数人始料未及,也给众多本地生活服务的日活量带来了较大的打击。生鲜、食蔬、日用品等的电商平台开始发力,外卖平台则餐厅歇业的歇业,停单的停单。但即使我们有机会重启2020,外卖平台的日子就会好过了吗?

答案当然是否定的。

首先,外卖骑手劳动力资源的低成本优势正在被消解。

过去数年间,许多蓝领工人从制造业投奔了外卖服务业,美团发布的《2018年外卖骑手群体研究报告》就显示,有1/3的骑手在送外卖之前,职业身份为“产业工人”。饿了么的《2018外卖骑手群体洞察报告》中也提到,77%的蜂鸟骑手来自农村。

吸引他们转型骑手的原因自然是更高的月收入。某平台的许多活跃骑手平均收入能达到6000元-8000元。当然,这样的高工资与平台“补贴换发展”的战略不无关系。一旦平台开始追求常规盈利,骑手们的报酬空间就开始被压低,众包骑手价格连年下降,有的还背上了帮外卖平台“拉新”的KPI。

配送人力成本的下降,以及由此产生的劳资矛盾,一方面导致了许多年轻骑手流失到其他产业;同时也加剧了社会的不稳定因素,此前还曾爆发过外卖小哥持刀向消费者的案件。

不得不承认的是,与充沛的国内市场订单量相比,外卖平台的劳动力成本下降空间无疑是有天花板的,春节的短期提价也无法解决这一现实。

另外,为了保证配送时效,电动车已经成为中国外卖小哥的标配。

“半小时送达”的快乐导致的就是,超速行驶、逆行闯线无视红绿灯,成为许多外卖小哥的日常,由此引发的交通安全问题在过去几年里屡见不鲜。

究其原因,无非是外卖平台的同质化竞争,散去的是补贴的硝烟,留下的却是“送慢一点不被接受”的消费习惯,以及严苛的“送达时间”。在各个平台都主打“最大化”配送快的背景下,骑手不得不分秒必争地奔跑在城市街头“抢时间”。

杭州交通相关部门的调查数据显示,此前三年杭州平均每年都有12起涉及外卖小哥的交通事故,并造成8到9人伤亡。

但伴随着工商部门、交管部门等对电动车的联合整治,外卖平台对时间的苛刻要求与配送的现实状况,也必然成为新一年良性发展的必答题。

俄罗斯外卖模式:O2O平台的另一种可能

那么外卖平台们的突围战又将从何处发力呢?

我们决定将目光放到遥远的战斗民族——俄罗斯。众所周知,俄罗斯的外卖服务体验完全不能和中国同业者相比。因为外卖到了,点餐的用户也快饿死了,以至于网友为其起了一个戏谑的名字——“饿死了吗”外卖。

之所以出现这种状况:

  • 一是俄罗斯地广人稀,外卖需求本身较少,即使是人口密度最高的莫斯科,订单数量也难以支撑外卖行业的高速发展,因此外卖员兼职比例很高,一次打多份工晚点怎么了???
  • 二是交通时效,大部分俄罗斯外卖小哥都是靠双腿配送,并且每次只运送一单。再加上气候寒冷降雪多,佛系行走甚至用滑板,配送两个小时起步也没什么稀奇。

也正是如此,俄罗斯外卖往往还起送昂贵,一般只有大的餐厅和连锁店,点满七八百卢布(约人民币七八十元)才能配送。

其实不仅俄罗斯如此,大部分欧美国家也都存在起送价高、送餐慢等类似问题。能将外卖服务体验做到极致的,大概只要中国了。不过这样的“中国特色”即将伴随着劳动力资源的减少,以及城市规范化管理迎来调整期。

这时,俄罗斯外卖模式能不能作为“他山之石”呢?

可以看到,俄罗斯外卖平台往往采取三种方式来cover住高昂的热人力配送成本:

(1)限制配送区域。据网友反映,俄罗斯的Яндекс Еда推荐的餐厅都是不超过3km之内的餐厅,以此平衡配送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