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下午好,欢迎来到微信公众号转让!
公众号转让,微信公众号交易平台,公众号出售购买卖价格 24小时服务热线: 4000-163-301

新闻动态

NEWS CENTER

在普罗大众心中活在当下确实有可能比预设未来更加重要

2019-10-25

纵使5G兵临城下、AI狼来了,第六届互联网大会来得依旧没有第七届军运会惊心动魄。

当然,在普罗大众心中活在当下确实有可能比预设未来更加重要,尤其是在月初我们才刚刚经历了一次全方位无死角的爱国教育。

再加上这群高屋建瓴的互联网大佬终究离我们太远,屁股决定脑袋的话语说了太多,个中真相谁能明白?

就好像百度李彦宏说:人工智能会让人获得“永生”;腾讯任宇昕说:未成年人保护是企业发展的生命线。

我们不怀疑人工智能这根救命稻草对百度的重要性,也不否定科技向善有机会淡化腾讯居高不下的舆论危机。

但人工智能八字还没有一撇就被寄予厚望,矫正一家企业的价值观,甚至是拯救一家企业于生死存亡,这压力会不会有点大?

但不得不提百度和腾讯这两位对于人工智能的预期才是最接近真相的,毕竟,和马云、王兴、丁磊、杨元庆、曹国伟、张朝阳、梁建章这群在互联网大会上“尬聊”的人比起来,他们的话或多或少还与我们息息相关。

唏嘘之后,又难免有些失望。

他们给我们的,真的就是9102年的人工智能么?

怎么左看、右看、上看、下看都不像。

不过对于这场能够救万民于水(量子速读)火(量子暖宫)之中的“高科技联谊”我们还是喜闻乐见的;至少,它能矫正我们即将崩坏的三观。

要知道不到一个月前我们还在对谷歌的“量子霸权”耿耿于怀?

国外忙着用量子超算完成计算速度上的超越,国内还在忙着利用普通人对量子力学的无知雁过拔毛。

虽然我们依旧对5G、AI抱有戒心,它会加剧信息不对等的鸿沟、并人为制造出算力富集化的黑洞,最终,它们会带来怎样的未来,有可能会比量子力学收割智商税更加糟糕。

但相比于遥不可及的量子计算,至少我们已然身处于5G元年,并和AI有过无数次亲密接触,在大国碰撞、烽火四起的当下我们有理由也有必要裹挟人类文明进入下一个周期:人类解决不了的问题,没准人工智能都可以。

而在这个周期内我们会经历什么?

5G可见的万物互联似乎已经不足为惧,而AI却很有可能是一个“潘多拉的盒子”。

这不,美国在给中国5G建设拖后腿之后,又对人工智能下了狠手。

继华为之后,海康、大华等中国AI+安防技术产业里的半壁江山,也有诸如商汤、旷视等躺在资本风口上若干年的人脸识别独角兽,还有中国A股市场最受关注的语音技术巨头科大讯飞;8家“上榜企业”几乎囊括了中国AI领域与安防技术领域最负盛名的公司,Time等外媒直呼“美国将中国人工智能企业列入了黑名单”。

而上榜原因与华为因“危害美国国家安全”而受到制裁略有不同,美国政府动手的理由是这8家企业“涉嫌侵犯中国部分少数民族人权问题”。

连理由都懒得找了,可见美国对于中国人工智能发展的忌惮;以及它为了维持自身的领导地位又大肆动用国家机器的用心。

当然,美国早在2016年就已经发布了第一个国家AI研发战略计划,2017年美国国防部成立“算法战争”团队,2019年又对AI研发战略计划做了一次更新,该文件中有一个值得关注的判断:人工智能已经准备好随时有可能改变未来战场,这也让美国有了封杀中国AI企业的“合宪性”。

而近日美国国防后勤局也在大力推进人工智能技术在全球供应链体系中的运用。

小到科技向善、大到国防战争、远到数据永生,人工智能似乎无所不能。

而在这恍如神灵、超能力一般的人工智能面前,我们作为人、作为创业者、作为工业设计师又该如何迎接这一场“0和1的最终幻想”?

一、AI发展简史?

仰望未来之前,我们需要厘清它的发展脉络。

人工智能是现代工业文明发展的必然产物。

  • 1611年,早在“现代性”发端的时代就已经出现了“机械人”(Automaton)这样的词汇,它是那个时代想象的产物,借指用钟表齿轮技术制造出来的自动机械人偶;虽然这种人偶还不具备任何意义上的“智能”,但它却体现了用机器模拟人类行动的初衷。
  • 1770年,在奥地利女皇玛利亚·特蕾莎的宫廷上,一位叫做Wolfgang von Kempelen的发明家展示了一台下国际象棋的机器——土耳其机器人;这可能是最原始的“人工智能”,因为土耳其机器人那个柜子里面就藏着一个国际象棋大师。
  • 1946年,宾夕法尼亚大学摩尔工程学院向记者公开展示电子数字积分计算机(ENIAC)对5000个数求和、以及在一枚炮弹从出膛到击中目标所需时间之内演算出炸弹的飞行轨迹;但演示没有披露的是这部计算机背后有一支6人组女性“人肉计算机”。
  • 1950年,数字时代即将开启之际,艾伦·图灵提出“图灵测试”;如果电脑能在5分钟内回答由人类测试者提出的一些列问题,且其超过30%的回答让测试者误认为是人类所答,则通过测试;这篇论文预言了创造出具有真正智能的机器的可能性。
  • 1956年,达特茅斯大学助理教授约翰·麦卡锡(John McCarthy)创造出“人工智能”(AI)一词;它是一个通用术语,指的是表现出智能行为的硬件或软件。
  • 1957年,罗森布拉特发明神经网络Perceptron诞生,被誉为迈向类人机器智能的第一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