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下午好,欢迎来到微信公众号转让!
公众号转让,微信公众号交易平台,公众号出售购买卖价格 24小时服务热线: 4000-163-301

新闻动态

NEWS CENTER

公众号资讯:“以数字文创为代表的新经济”,打造“中国数字文创第一城”

2019-09-06

可能没有哪座城市会比成都更欢迎网络红人。

成都市政府在多个场合不断提到要发展“以数字文创为代表的新经济”,打造“中国数字文创第一城”。

8月初的成都世纪城会议中心先后迎来了两场红人大会,一场来自抖音,一场来自微博。

尤其是后面这场“微博超级红人节”几乎成了全中国所有网络红人的聚会。

这样的“红人节”其实在美国也存在——VidCon。今年7月,全世界各大网络红人、MCN机构、知名视频工作室、网络渠道发行商、媒体等产业链上下游共7.5万人齐聚洛杉矶。“微博超级红人节”几乎就是VidCon的中国翻版。

张大奕、回忆专用小马甲、手工耿、李雪琴、抖音女王代古拉K、因为一部5G科普视频火遍全网的何同学……

这些红人们平日相互素未谋面,但姓名早已深入人心,见面寒暄握手时总是互称“我常看你的东西”、“你是我的偶像”,接下来就是合影、自拍。

吃红人经济这碗饭的平台包括微博、抖音、快手、B站。B站虽然是红人们不可不提的平台,和微博、抖音、快手之间的炮火隆隆相比,却处于游离状态,不管是企业扩张欲望还是变现积极性都没那么高。

红人这门生意,又分成了制造、经营、变现以及维持生命周期几个环节。

平台与平台之间的竞争,MCN对平台的取舍,红人对平台的选择……平台、MCN、红人三个主体之间的合作博弈呈现了参差百态的局面。

微博、抖音、快手的红人战争并非你死我活,而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

一、制造红人:成为“梅西”的条件

说到制造网红,必须先从MCN开始谈起。

MCN源于国外成熟的网红经济运作,其本质是将PGC(专业内容生产)内容联合起来,在资本支持下保障内容持续输出,从而最终实现商业的稳定变现。

微博、抖音、快手三家平台面对MCN的态度都有所不同。

2016年9月微博就开始启动了MCN的内测,2017年5月,推出垂直MCN合作计划,开启各个垂直领域MCN机构的接入合作。MCN在垂直领域的耕耘推动了微博的二次崛起。微博是当下拥有最多MCN,同时也是国内最早、最大的MCN管理服务平台。

抖音在诞生之初曾经抗拒MCN模式,一直对站内红人高度掌控,严禁MCN机构签约站内原生红人,往往自己直接与红人签约。但7月开始,抖音逐渐意识到这种做法无法做大红人生态,甚至会遭到MCN机构的抵制,于是逐步通过“认证MCN”的方式,将手上已经和仍未签约的红人,转交给了MCN。

同样在7月,快手启动了自家的MCN合作计划,大量MCN机构主动入驻快手。

MCN等于是红人的制造工厂。

2016年Papi酱走红之后不久成立了旗下的MCN机构papitube,目前papitube旗下的红人有100多个,头部红人20余个。

红人也是有“光晕”的。天时地利人和背景下诞生的红人,往往无可取代,想要“机械复制”一个红人——类似Papi酱和张大奕,却难于登天。

本雅明在《机械复制时代的艺术》中提到过一个名为“光晕”的概念。

“光晕”是德语aura的中文译词,其本义是”神圣的”,特指圣象中围绕在圣人头像上的一层光圈。本雅明借用此词来描述艺术作品中所特有的那种神秘的独一无二的韵味。

在本雅明看来,机械复制时代凋谢的东西正是艺术作品的“光晕”。红人制造的过程中,其实也面临着如何保持“光晕”的问题。

网红孵化营销MCN如涵控股的CEO冯敏甚至用了“梅西”和“合格球员”去解释这个问题。